• 歡迎訪問工傷工友及家屬互助協會網站,如有任何查詢,歡迎隨時與本會聯絡。
  • 地址:葵涌大連排道152-160號金龍工業中心第一座6樓B室 電話:2424-1083  WhatsApp:6805-5867  Facebook  E-mail 

章哥的故事

個案故事 admin 4周前 (12-23) 169次浏览 0个评论

勞工團體的幹事,每天都接觸不同行業及背景的工友,見盡眾生相,有喜亦有悲。

 

今天就跟各位分享章哥的故事。

 

章哥還未到40歲,已婚,與妻子共同養育3名孩子。他是一名建築地的炮機助理,如果好天開足工,月收入連同加班費有2萬5至2萬8。

 

時間回到2018年初,當時由於地盤趕工,年卅晚都要開工。章哥回憶起,由於年卅晚同事們都想早點收工,所以工作流程都比較趕急,結果意外就發生了。

 

炮機於地盤的作用主要是於地盤挖洞並灌入英泥漿,用以圍住地盤四周圍避免水及泥沙於地底流入地盤。當日下午章哥懷疑打斷「炮通」,於是章哥便去檢查到底是炮通螺母鬆脫還是螺母經已斷裂,由於當時位置難以用肉眼觀察檢查,章哥便以右手觸摸炮通底部的螺紋想確認「炮通」到底是鬆脫還是螺母斷裂,突然炮機炮頭鬆腳,整條炮通突然下墜,切斷了章哥食指及中指。

 

由意外發生,至章哥完成手術並出院,只隔了3天時間。隔了約半年之後,章哥還需要再次入院進行中指削骨手術。

 

章哥的康復進度良好,於2019年3月,便獲醫生安排進行判傷。

 

判傷對工傷工友來說,除了代表工傷個案結束以外,亦代表判傷之後便不會繼續獲得工傷病假補償。對工友而言是一個艱難的處境,在繼續休養治療與復工賺錢之間,工友必須作出決擇。工友可能還未有信心重返工作崗位,但一家五口的生活開支還是要由章哥這位一家之主繼續承擔。部份工友會用盡心思尋找治療方法,爭取治療迴避判傷。但章哥卻是積極面對,一心只想盡快重返職場,減輕家庭經濟負擔。

 

章哥選擇盡快判傷,重返職場,於機場獲得一份整理行李手推車的工作。雖然收入較受傷前在建築地盤工作少了接近一半,但章哥說:「用自己賺回來的錢生活更踏實」。

 

同時章哥亦開始申請法律援助,了解進行「人身傷亡」索償的可能性。

 

很巧合地,當章哥遞交法律援助申請表後大概一個月之後,保險公司代表便主動聯絡章哥,並表示願意向章哥賠償一筆錢,作為庭外和解的建議。

 

與保險公司調解的過程,由於章哥經已重返職場,有了新工作的入息證明,收入損失部份保險公司並無爭拗。再加上案情明顯,只花了兩個多月的溝通,保險公司便提出了一個比章哥內心期望更理想的賠償數字出來,章哥亦樂意接受,整單工傷便算告一段落,章哥亦開展了人生新一頁。

 

在我們的工作經驗中,能夠順利快速地處理好整個工傷索償程序的工友並不多,而他們都有一些共通點。

 

  1. 積極面對人生,不會因為受傷而怨天尤人,甚至遷怒他人;
  2. 能夠接受並消化受傷這個事實,接受自己經已是殘疾人士的身份,並且在可能的情況下,尋找最適合自己的工作崗位,重投社會;
  3. 對於賠償數字不會有「虛假」的期望,能夠理性地分析案情以及後遺症對工作能力的影響;
  4. 是家庭經濟支柱,家庭經濟壓力逼使他們必需勇敢面對再次就業問題。

 

於小組會議期間,每當章哥分享與保險公司代表調解的進度及過程,工友們都會有兩種分歧的意見。部份工友認為同保險公司傾和解必定有損失;亦有工友認為盡快解決問題重新就業才能避免損失……

 

其實每一位工友都是獨立的個體,各自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與成長經驗,又怎會有一個處理方法是能夠適合千差萬別的每一個人呢??

 

對我們勞工團體的幹事而言,只要能夠協助每一位工友了解自己的需要,協助工友判斷作出每一個決定之後的後果與風險,能夠讓工友以最適合自己的方式處理好眼前問題,這才是最為重要的。

 

當你看完這個故事,如果發覺身邊正有親友不幸遇上類似情況,正在迷茫的話,不妨聯絡我哋傾下偈(TEL:24241083),甚至乎邀請埋工友們一同來參與我們的工傷工友互助小組啊。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